下拉 二维码
环球九州娱乐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David (13120549781) QQ:349016630 jiwb@laohucaijing.com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媒体合作 请您联系 Wilbur (15988172629) WX:281177407 yangwb@laohucaijing.com

扫描二维码,添加环球老虎「寻求报道小编」为好友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实地探访北八道:连夜撤招牌,56.7亿罚单能否逃掉?

定增并购圈8366103/27 09:37

利益熏心,不惜违法套利的北八道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北八道集团”),面对巨额罚单,似乎并未打算乖乖就范。

标签: 融资租赁 证监会 私募

来源:定增并购圈(ID:PrivatePlacement )


利益熏心,不惜违法套利的北八道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北八道集团”),面对巨额罚单,似乎并未打算乖乖就范。


因为操纵次新股被开56.7亿的巨额罚单,北八道集团“一夜之间”在上海外高桥出了名,就在周边各机构员工刚刚开始对身边这家公司议论纷纷的时候,北八道集团大厦招牌已被“连夜”撤下,公司“人去楼空”,留守人员则对外界时刻保持着十二分的警惕。


企图从外界视线中消失的不只是北八道集团的招牌。第一财经记者也发现,在巨额罚单下发前,一众北八道公司几乎密集变更工商材料,试图脱离与处罚主体北八道集团的干系,而北八道集团甚至不惜“减资瘦身”,甚至将子公司破产清算,以藏住丰厚的“家底”,面对巨额罚单似乎留有后手。北八道的实际控制人林庆丰正借着工商变更试图“金蝉脱壳”,将众多北八道公司的股权假托他人之手,隐匿幕后试图逃避行政处罚。


“消失”的北八道集团大厦


“北八道集团大厦就在路边,红色招牌很大的。”3月17日下午,上海阴雨,顺着地图和路人的指引,记者寻到了位于外高桥的北八道集团大厦,但和地图显示不同的是,“北八道集团大厦”的招牌已经悄然不见,周围人员对此也浑然不知。



▲北八道集团大厦


“之前招牌还在,没注意什么时候撤下来的,应该违法报道铺天盖地之后的事儿。”一承租北八道集团大厦楼层的某公司人员对记者称,尽管此前北八道集团的招牌此前一直悬挂,但他很少见该公司人员出入。


知情人士向记者介绍,北八道集团在保税区坐拥两栋11层的大楼,一栋是北八道集团大厦,一栋是信泰融资大厦。根据公开资料,2013年11月,北八道集团前身以9650万元的价格,竞得上海市外高桥保税区新发展有限公司自贸区工业仓储1万余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次年4月,北八道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成立,林庆丰及其女儿林玉婷为投资人。2014年10月,公司更名北八道集团。


多位受访人士对记者表示,拥有外高桥两栋大楼的北八道集团之前一直被外界认为只是做坐地收租的生意。不过,记者实地走访发现,这两栋大楼仅三层以下像是处于出租状态,其余楼层多数处于空置状态,要么完全未装修,内部如同废弃的大楼。



▲北八道大厦内


几经周折,一自称北八道集团大厦工作人员的人士向记者透露,北八道集团在北八道大厦顶层办公,但一般人不能上去。该人员与记者对话时颇为警惕,一度跟随记者前往大厦11楼北八道集团的办公地点。


该人员所谓的北八道集团办公点大门紧闭,室内并未开灯,门内绿植已见枯萎,也未有人员活动迹象,记者拨打前台电话亦无人前来接听。


值得注意的是,透过玻璃窗看到空置的前台墙壁上写的并非“北八道集团”而是“信泰金融”。记者在现场凑巧找到林育志的联系方式,并尝试着电话拨打该电话号码,但对方在听到“北八道集团”几个字后便迅速掐断了电话,此后多次拨打均未有接听。


林育志与林氏父女是何关系外界不得而知,但他却在操纵股价案发后替林氏父女站在了北八道集团的“前台”,不仅担任信泰融资租赁公司(下称“信泰融资”)、信泰商业保理、北八道货融等北八道旗下公司法人代表,亦和北八道集团一起出资成立了北八道蝴蝶(深圳)基金合伙企业(下称“北八道蝴蝶基金”),并在北八道旗下多家企业担任高管。


记者查阅工商资料发现,上海并无一家企业注册名为“信泰金融”。而知情人士称,信泰金融极有可能就是信泰融资,系北八道(厦门)物流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北八道厦门”)与颂恩集团(香港)有限公司(下称“颂恩集团”)于2012年9月合资成立。另外,信泰融资所披露的联系方式、办公地点、初始注册地均与北八道集团相同。林庆丰、林玉婷目前同为信泰融资董事。有关颂恩集团的公开信息并不多,有限的资料显示,颂恩集团成立于2010年8月,目前的状态为“仍在登记册上”。


记者向上述北八道工作人员了解信泰金融与信泰融资的关系、“林总”是林育志还是林庆丰以及公司目前的办公地,该人士均拒绝回答,声称自己只是”打工的”,让记者“不要给自己惹麻烦”,赶紧离开。


记者从接近信泰融资的人士处获悉,信泰融资的融资租赁业务一度做的“风生水起”,甚至与*ST新赛等上市公司存有合作。*ST新赛2016年3月10日公告称,公司控股子公司普耀建材与信泰融资拟签订《融资租赁(售后回租)合同》,融资金额为人民币3700 万元,租赁期限为 1 年。


这份公告也披露了信泰融资的资产状态。据当时披露,截至2015年 9 月末,信泰融资总资产为 67 亿元,负债为 64 亿元,净资产为 2.6 亿元,前三季度实现销售收入 1.2 亿元,净利润 0.15 亿元。


北八道的“家底”


在证监会56.7亿的巨额罚单下发前,北八道和它的掌门人林庆丰鲜为市场所知,也并没有更多的北八道旗下公司如信泰融资的公开信息。此次因与上市公司合作而碰巧露出“家底”,也让北八道和林庆丰更显神秘。


第一财经此前报道,林庆丰九十年代起家于铁路物流行业,他在福建、河南、重庆甚至新疆等地均有物流公司,仅北八道厦门目前对外投资了的子公司就接近10家。金融资产方面,除了信泰融资、信泰商业保理。北八道集团旗下亦有多家私募,较为人知的则是北八道蝴蝶基金与北八道紫锦城资产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下称“北八道紫锦城”)。


北八道蝴蝶基金成立于2015年9月,主要从事股权投资的公司,注册资本2亿元。其中,北八道集团出资1.4亿,持股70%;深圳蝴蝶谷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深圳蝴蝶谷”)认缴出资200万元,占比1%;剩余的出资则由林育志认缴,占比29%。深圳蝴蝶谷担任北八道蝴蝶基金的法人及执行合伙人。


2014年从事资产管理的北八道紫锦城,目前的股东则是上海紫锦城珠宝交易中心有限公司,紫锦城珠宝交易中心,位于上海豫园商圈,一度定位是打造珠宝零售行业的航母,和外高桥两栋大厦类似,紫锦城也是北八道在上海重要的物业资产。


靠着以上这些资产,林庆丰成为坐拥天价私人游艇的富豪,凭借这些不动产,林庆丰和北八道以动产抵押、股权出质等方式从各个渠道获取了数十亿的借款。


以北八道厦门为例,记者统计,北八道厦门2014年11月至2017年8月有7项有效动产处于抵押状态。其中抵押物品包括集装箱、装载机以及起重机等,债权数额总数达5.63亿元。 北八道旗下众多股权也被质押融资,北八道(咸阳)物流有限公司、北八道(高安)物流有限公司就是如此,融资额均在1亿元以上。


除此之外,信泰融资2016年12月-2017年7月期间,十余次利用与*ST新赛等租赁融资所购设备进行抵押融资,债权总额达人民币12.5亿元,抵押物品包括锅炉磨炭机及设备、电力变压器、采棉机等,均在新疆省。


记者了解到,北八道旗下企业还广涉民间借贷业务。2016年3月,北八道厦门曾因2亿元民间借贷案被告上法庭。2017年1月,北八道紫锦城就因牵扯民间借贷被央行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欲逃罚款?


据证监会通报,北八道集团涉嫌操纵张家港行、江阴银行、和胜股份等,违法获利9.45亿元。为此,证监会开出五倍顶格处罚,金额刷新了鲜言操纵市场案的34.7亿元罚单纪录。


而就在证监会的罚单下达前,北八道一众公司均进行了令人眼花缭乱的工商变更,林氏父女也试图通过变更隐没到幕后,与监管机构玩起了“躲猫猫”。


2017年5月,北八道集团投资人由林氏父女变更为林育志、林庆社,林育志同时还接替林庆丰任公司法人代表,林庆社则接替林玉婷任监事。5个月后,林育志、林庆社又将股权转让给一空壳公司,同时公司法人代表从林育志变更为林惠惠。2017年12月,北八道集团进行“瘦身”,注册资本从5亿元陡然降至3000万元。2018年2月,北八道集团子公司北八道(上海)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则刚刚破产清算,正式注销。


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北八道厦门身上。2017年10月,经过多次股权转让,北八道厦门的股东由北八道集团、林玉婷变更为林惠惠。4个月之后,林惠惠又向自然人何雪转让全部持股,相关职务也有变更。两个月后,北八道厦门子公司——北八道(安阳)物流有限公司,注册资本由1亿元大幅缩水至100万元。


2017年7月,象屿股份曾与北八道合资成立厦门象道物流有限公司,北八道物流持股比例为60%。成立1个月后,北八道即把股权全部出让给厦门五店物流公司,该公司可能亦为北八道有关联,该公司地址与北八道厦门相同。


按照我国《行政处罚法》规定,被做出行政处罚的当事人若逾期不履行行政处罚的,到期不缴纳罚款将每日按罚款数额的百分之三加处罚款;按法律规定,将查封、扣押的财物拍卖或者将冻结的存款划拨抵缴罚款。除此之前,行政机构可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


上海一证券法律师表示,行政罚款追缴过程漫长,在缴纳罚款的最后期限前,均不排除被罚主体存有侥幸心理,企图通过转移资产、破产清算等方式拖延、甚至逃脱罚款。


博聚网